北京助孕哪家好
推荐文章
成功案例
热门文章
H&M身后的世界顶级财阀:千亿美元资产,请国王代言,操控瑞典
2023-11-30

再无一个国家如瑞典这般,密集地爆出侮辱性新闻。

HM扯出虚伪的人权大旗,抵制新疆棉花;环保少女桑伯格,控诉是中国人使用筷子,造成“环境污染”;

《瑞典新闻》主持人罗恩达尔在节目中,公然使用侮辱性的中国称呼;

去年5G频谱拍卖,瑞典邮政和电信管理局禁止参与竞拍的瑞典电信企业使用华为或中兴公司的5G设备;

还有那个瑞典公民赵立新,公然为日本侵略者和英国侵略者洗地,接连质疑中国历史:

“日本人占领北京八年,为什么没有烧掉故宫?

英法联军为什么要火烧圆明园?”

为何这些荒诞的辱华行径,皆出自瑞典?瑞典这个国家,究竟是怎样的文化生态?

简单概括一下:瑞典,便是北欧的韩国。

从人均GDP来看,瑞典和韩国都步入富国俱乐部,从各个指标评价,都是发达国家。但这个国家也和韩国一样,深深地陷入财阀的魔掌之中。

换言之,国家的闹剧连连,背后不过是资本为了利益的昧心。资本家是没有祖国的,只要有利益可寻,那么牺牲国家利益、损毁国家形象,也在所不惜。

要揭开瑞典的道德面纱,“瑞典三星”瓦伦堡家族便是那把镊子。

正如瑞典人常常说的:“如果你想与瑞典政府建立联系,那么首先要与瑞典瓦伦堡家族建立联系。”

这并非虚言。他国任何一届政府或团体到访瑞典,除了要与瑞典官方进行会晤外,与瓦伦堡家族进行会面更是必不可少。

“存在,但不可见”是这个神秘而低调的家族恪守的祖训。这个资本巨鳄隐藏在众多名声显赫的企业身后,操纵着一切:

全球电信巨头爱立信、白色家电制造商伊莱克斯、机械设备巨擘ABB公司、世界第三大制药集团阿斯利康、全球最大园林机械设备制造商富世华、世界领先的飞机及汽车制造商萨博、北欧最大的航空公司北欧航空等,莫不是瓦伦堡家族的产业。

五代传承之下,瓦伦堡家族已被暗称为瑞典王室背后的王室,依靠银瑞达这一北欧最大财团,每年的收益至少在1000亿美元以上,要知道,瑞典全年的GDP也不过5000亿美元。

如果瑞典这个国家有姓氏的话,那么一定姓瓦伦堡。

崛起:发国难财的“第一家族”

1856年,如今弥漫硝烟的克里米亚,刚刚结束了一场旷日持久战争。

这是拿破仑战争以后规模最大的一次国际战争,奥斯曼帝国、大英帝国、法兰西帝国、撒丁王国先后向俄罗斯帝国宣战。

一轮又一轮的新式武器,包括火炮枪械和水雷武器,轮番登陆战场,震慑了一位瑞典科学家:诺贝尔。尽管日后,诺贝尔以火药闻名,但在当时,他还不问一名。

而瓦伦堡家族创始人安德烈·奥斯卡·瓦伦堡,已然开始了家族的崛起之路。

就在这一年,他说服了议会,在斯德哥尔摩创办了瑞典首家私人银行,即今天瑞典北欧斯安银行的前身。

席卷全球的第二次工业浪潮之下,安德烈瞄准了新兴的造纸和机电等行业上,投资了从瑞典蜿蜒至挪威北部那尔维克的铁路。

不过这一次冒险,却险些腰斩了家族的崛起征程。

伴随着瑞典宏观经济的衰退,1878年,众多SEB客户陷入了严重的流动性危机,银行连续三天出现挤兑事件。

为平息风波,安德烈让保安穿上便衣,扛着装满最小面值硬币的麻袋进出银行大门,以“展示”SEB的财大气粗;此外,他还凭借自己的影响力,请到瑞典国王出面,以其私人名义在银行存进了1万瑞典克朗。换句话说,是让国王,给自己代言!

凭借这些商业鬼谋,安德烈成就了他的商业传奇,瓦伦堡家族也就此立稳了脚跟。

安德烈也留下了他的名言:“好生意总是在坏环境中做成的。”

瓦伦堡家族的崛起,所凭借的基石,恰恰是瑞典经济的衰败,包括之后瓦伦堡家族收购阿特拉斯·科普柯、斯堪尼亚等一大批公司股份,也是在瑞典经济衰退期进行的。

再说得明白些,瓦伦堡家族的发家,靠得便是“国难财”。

狙击:国家与财阀的“权力之战”

在大衰退的国家背景下,瓦伦堡家族的逆势崛起,本质上,是攫取了国家利益。

由此,也拉开了瑞典政府与财阀瓦伦堡家族的权力之战。

1916年,瑞典法律禁止银行拥有公司股权,限制了瓦伦堡家族的发展。但其第二代掌门人马库斯·瓦伦堡,迅速成立了银瑞达,用以转移所拥有的公司股权。

接下来的十余年时间里,在瑞典政府的敲打之下,瓦伦堡家族夹着尾巴做人,放缓了发展势头。

但1929年,资本的意志,又再一次站在了瓦伦堡家族一边。

1929年前后,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史诗级的经济灾难:大萧条。瑞典约1/3的公司破产倒闭,甚至包括了控制全球70%市场的瑞典“火柴大王”克努格——这一财阀,也是瑞典政府制衡瓦伦堡家族的重要棋子。

瓦伦堡家族再一次证明了:资本的世界,全在资本的意志。他们趁势将这一最大竞争对手的股票收入囊中,并以极其低廉的成本收购了大批优质企业。

尤其令人惊讶的是:瓦伦堡家族用1瑞典克朗承担100万克朗债务的方式收购阿斯特拉公司便是代表之作。

从这时起,国家机器,已然匍匐在资本意志之下。瓦伦堡家族在国难中,走上巅峰。

20世纪末,控股爱立信、ABB、沃尔沃、斯堪尼亚重型汽车公司、SAS航空公司等的瓦伦堡家族,在斯德哥尔摩股市所占的份额已然超过了40%,成为首屈一指的财富帝国。

煽动:左右国家意志的“财蠹民敌”

与韩国的三星帝国一样,瓦伦堡家族的产业,已成为了瑞典国民经济的代表。从伊莱克斯吸尘器到ABB变压器、从斯堪尼亚卡车到阿斯利康的畅销溃疡药、从爱立信手机到萨博战斗机等,可以把韩国人的那句“在韩国,没有人离得开三星”照搬到瑞典——

在瑞典,没有人离得开瓦伦堡家族。

20世纪90年代,在全球资本群雄逐鹿的新时期,银瑞达创建了殷拓集团,开始大举投入通信、互联网和传媒等领域。

在这个顶级财阀的新征程中,遇到了强大的东方对手——中国。

据西方媒体的披露,在5G竞争中,瑞典官方污蔑中国“广泛收集情报及科技窃密”,禁止华为等中国5G设备制造商参与竞争,其实背后,便是瓦伦堡家族。

瓦伦堡家族的王牌企业,便是通讯行业的爱立信,而华为便是爱立信的对手。瓦伦堡家族在有意将商业竞争,包裹进意识形态对立和国家竞争之中,明面上是扯着道德帝国主义的大旗,本地里不过是为了攫取更多商业利益。

除此之外,瓦伦堡家族旗下的军工巨头萨博,在军火贸易方面从美国的防务订单中获益,换句话说,这个顶级财阀,是背靠美国这棵大树的。

对自身商业利益的筹谋驱使下,瓦伦堡家族开始通过其强大的资本力量,影响瑞典的国家意志,也彻底将瑞典的形象扭曲为了“说谎之国”“白左之国。”

1856年,开始投身火药事业的诺贝尔,如今,已经将自己的名字,永远地留在了人类科学史上,并让斯德哥尔摩的诺贝尔颁奖大厅,成为全球的一处焦点。

1856年,开始投身商业的安德烈·瓦伦堡,如今,已将自己的名字冠在了瑞典之前。他的家族掌握着瑞典的财富命脉,并一刻不停地,按照资本意志的驱使下,继续不惜一切地追求利益。


参考资料